我的「愛情蠟像館」

回台灣到現在馬不停蹄都沒有喘息。一有時間想休息很快的就有其他的事情讓我繼續work,work,work.

很難想像短短三個月裡幾乎把所有的劇本的改了、排戲、寫音樂…….每個考驗都在訓練我自己要在「當下」。這個考驗在排練的過程中一覽無疑。

「愛情蠟像館」是一齣靈魂的戲。

為什麼這麼說呢?

第一,我放棄了我所有以前排戲的方式。不管我自己是不是曾經做了多少年劇場,我放棄了我所有。但是不是我不要了,是我願意把自己付出過的東西化整為零。「零」對現在的我來說很重要。以前會追求很多美感經驗,會想要跟家人或朋友證明我很努力,我追尋所有我可以學習的腳步,突然到某一天我發現我的靈魂在跟我打架。因為那些體制規範讓我很挫折。劇場經驗不應該是建築在文字經驗上,它是立體的,是必須讓自己在裡面,這個「自己」包括觀眾和創作者。

繼續閱讀 “我的「愛情蠟像館」"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