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寫作的習慣

不知為何地,我開始懷念起新聞台那時有話就講的歲月。

那是一種叨叨念的自我抒發,我不需要在乎有沒有讀者,我只想寫我當下的各種心情。後來,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唸了研究所後,對書寫這件事情變得嚴謹了起來。好像不再像以前暢所欲言,倒不是說我不說真話了,而是會去想要沈澱下來,不要讓言詞變得尖銳或者無意義。但是當自己沈澱下來後,平靜了,也想通了,書寫的動力也沒了,於是生活又繼續過下去。

隨著各種微網誌不斷地開發,我可以選擇及時的透過兩三句話來抒解我的情緒,而且只有熟識的朋友知道。這樣比較不會被解讀為某種負面或消極的思想。

繼續閱讀 “關於寫作的習慣"